奥博注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奥博注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3 21:30:3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ikTok美国总经理瓦妮莎·帕帕斯(图源:推特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求自保,从美国展开调查开始,TikTok出手了一系列动作,例如将数据中心放在美国、对中国工程师进行代码隔离,并从品牌、人事架构、业务运营等方面实现“本地化”,例如聘请的总经理是Youtube前高管、新任CEO是迪士尼前高管、计划在伦敦设立全球总部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ikTok(图源:路透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点,遭受过“美国陷阱”、高管被捕公司被拆分收购的阿尔斯通懂,在广场协议下低头的日本也懂。(文/云中歌)【环球网报道 记者 徐璐明】据美国《海军时报》8月3日报道,上个月底有一名初级水手在随舰访问关岛港口期间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动用一国之力、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封杀一款互联网应用,这在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。当然了,以这样的“待遇”针对一家中国公司的前例不是没有,例如华为、中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拍摄了《武汉,好久不见》的日本导演竹内亮对此感慨,这一系列行动,让他想到上世纪80年代美国对日本企业的打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消息是,微软官网发布声明,确认正与字节跳动商讨收购TikTok在美(乃至在澳大利亚、加拿大、新西兰)的业务,“以使微软在这些市场拥有和运营TikTok”,且双方将于9月15日前结束谈判。福克斯新闻8月2日透露,微软和TikTok与白宫进行了相关协商,避免全面封禁TikTok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美国政客看来,有人该为这场闹剧负责,不过不是那些年轻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.ly(TikTok前身)进行独立调查,调查其是否违反了投资法规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,美媒《福布斯》(Forbes)则报道了一场“闹剧”——6月底,白宫组织的首场竞选集会上座率“十分难看”。